小区楼下穿露背装拍照,与网红当邻居什么感觉?有人不适有人精神抖擞

小区楼下穿露背装拍照,与网红当邻居什么感觉?有人不适有人精神抖擞

近日,杭州奥体红盘小区宝妈业主吐槽,自己家楼下活动区域变成女网红拍摄场地,女网红们穿着都很清凉,真空上阵全露背,旁边是小孩子跑来跑去,宝妈觉得这种自己都“不忍看”的现象对小孩子是不是不太好……

小时新闻这篇报道发出后,相关话题一度冲上新浪微博全国热搜第一,在小时新闻的官方微信和相关话题下,讨论同样异常激烈。

一些人觉得无伤大雅,“衣服怎么穿是自由”、“教育孩子不能一味堵,引导才是关键”。一些人表示理解妈妈的担忧,“批评妈妈的都没有娃吧”、“将心比心,有些画面确实不妥呀”。

还有不少读者认为小区是业主活动场地,并非对外开放的社会公共场所,更不是商业拍摄场地,并由此引发了更进一步的讨论:和网红做邻居是什么体验?

带着这个问题,小时新闻记者再次进行了采访。

3月29日,记者再次走访长龙领航城小区,傍晚,小区的住户回来了,人也多起来了。

傍晚5点40分,楼上的业主拍下了这一幕:在小区水池旁,一位女网红身着清凉绿色长裙,背后是一片袒露,正在摆着各种姿势拍照。

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业主。

一位大叔说自己白天不在小区,是看到了新闻才发现自家小区因为网红清凉照上了热搜。“我自己是没有那么在乎的,我觉得这个事情是这样的,夏天年轻女孩穿的少点,可以理解。但是如果在小区里面,有孩子的地方穿着过分暴露,那是要注意下的。”

一位小姐姐则说,我觉得挺好的,“我自己很喜欢美女,穿的比较少,那身材肯定好呀,看到这样的美女我都喜欢和她做朋友的。”

一位年轻的男子正好在溪水边散步,“看到过网红拍照,我是男的,说心里话,不反感的。”

和网红做邻居,

有人感觉不适,有人精神抖擞

但业主秦女士却坦言:和网红做邻居,感觉很不一般。

她列出了好几点。首先是生活中的不适感,电梯里面的香水味“浓得不能呼吸”,每天下班回家,正赶上是网红的活动高峰期,电梯里面总是弥漫着浓烈的香水味道。

其次感觉任何场地都能变成拍拍拍的场地。“我到车库停车,发现有主播在自家车位前拍照、搞直播,七岁的女儿不理解地问‘车库里有什么好拍的呀’,我真是无言以对。”

再者,凌晨两三点小区里还不安静,甚至有宿醉的网红主播在小区里大喊大叫。

“这些虽然都是生活中的细节,但是组合起来,还是会让人感觉不适。”

但同样住这个小区的业主陈先生,感觉就完全两样:和网红主播做邻居?挺好的呀!

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无形中让人精神抖擞,每天让自己打扮得帅气一点。”

(业主提供的网红主播邻居在健身房拗造型拍照片)

陈先生有健身的习惯,常去的健身房就在小区附近,总是能碰到网红主播邻居也去健身。

健身房一位教练也是位网红,还有粉丝几十万。“健身教练也住在我们这个小区,和她一起合住的也是网红。”

小区里网红主播邻居多,陈先生已经习惯了。“其实我们小区主播不算特别密集,据我所知钱江世纪城那边几个小区主播更多。我觉得没必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,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网红主播邻居多,每天出门都能看到美女,心情也会变好。”

主播室友每晚唱歌,

杭州姑娘忍不了只好搬家

聊起和主播室友的同住经历,读者晓晴忍不住要来多说几句。

“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和人合租,室友就是一名视频主播,最后的结局是我连押金都没要,住了八九个月合同期没满,实在忍不了就赶忙搬家了。”

晓晴告诉小时新闻记者,“当时我刚来杭州,是男朋友帮忙租的房子,没来看过,当天直接就搬进去了。”晓晴在整理行李时,发现隔壁室友的房间刷成了粉粉嫩嫩的颜色,电脑椅也是粉色的,房间里还有很多玩偶,一看就是直播间风格。

问了才知道,同住室友是一名主播,以在直播间唱歌谋生。

一开始没想那么多,同住之后,才感受到作息时间差异带来的困扰。

主播室友的作息是每天中午起床,晚上七八点开始直播,唱唱歌、和粉丝聊聊天,每晚要到凌晨一两点。

晓晴不止一次从睡梦中醒来,发现已经凌晨三点多了,隔壁还在直播唱歌。

“我脾气算是比较好的,大晚上的,隔壁唱歌、聊天声音都比较大,我实在睡不着就会发微信给对方,问她什么时候能唱完,但是她在直播估计也不看手机,所以总是要到凌晨一点两点才能慢慢安静下来。”长此以往,晓晴觉得自己的睡眠受到了很大影响。

晓晴算是睡眠质量很好的人,但是经历了一段隔壁主播“唱歌伴眠”,就感觉怎么都睡不好了。

而且,主播室友的房间因为工作需要装饰得比较好看,一些日常生活用品、粉丝送的礼物没有地方摆,就全都塞到了客厅。“本来客厅是大家共用的公共空间,实际上也全被占用了,我完全用不到。”

此外,主播室友基本上都是中午起床,早午饭一起吃,会叫很多外卖,外卖盒子常常堆在客厅好几天也不清理。

种种不舒服,让晓晴越来越难以忍受,虽然签的是一年租房合同,但住到八个多月的时候,晓晴就决心要提前搬走了,“最后押金我也没要,我还从另外一位室友那儿得知,我算是住得比较久了,这间房间的前几任租户,基本上三个月左右就受不了搬走了。”

以前,晓晴对网红主播职业没有概念,这八个多月的同住经历后,总算是对她们有了比较深的了解。

“其实,我和这位室友的关系还不错,她人挺好的,之前也是在写字楼上班,因为喜欢唱歌才开始做直播,据说赚的钱比上班多,一个月有好几万。”晓晴近距离观察知道,主播室友其实很辛苦,每晚唱歌到凌晨,每天要吃保护嗓子的保健品,是一个很拼很拼的打工人。她对粉丝也很好,比如会在大闸蟹上市的时候,下单买很多送给粉丝们,“很舍得的,有时候叫外卖特意多叫,让我们一起吃。”

晓晴觉得,主播的工作性质和昼伏夜出的作息,多少会影响到邻居们的休息。

来源: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章然